北京高院二審何潤東討薪案 一審獲賠50萬(wàn)元

    因演藝、代言酬金未獲支付,何潤東將老東家北京當然文化傳播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當然公司)告上法庭,法院一審判決該公司支付何潤東50萬(wàn)元。當然公司上訴后,市高院于昨天上午開(kāi)庭審理了此案。
    何潤東起訴稱(chēng),他曾是當然公司的藝人,雙方于2011年9月30日解除了代理關(guān)系。合作期間,當然公司代理其與多個(gè)客戶(hù)建立了演藝、代言業(yè)務(wù)關(guān)系,當然公司在收到客戶(hù)支付的酬金后,扣除代理費用,再支付給他。雙方曾于2011年9月15日、22日,先后致信及對賬,確認公司收到代言酬金,應向何潤東支付50萬(wàn)元酬金,但是當然公司一直未支付。因此,何潤東起訴要求法院判決當然公司支付演藝、代言酬金50萬(wàn)元。
    一審過(guò)程中,當然公司答辯稱(chēng)與何潤東合作期間,何潤東單方聲稱(chēng)終止公司的獨家全約經(jīng)紀關(guān)系,并多次私自參加商演活動(dòng),構成違約。同時(shí),對賬單并無(wú)支付時(shí)間和方式的承諾性,且截至一審時(shí),代言尚未結束,何潤東無(wú)權要求結付尾款。此外,當然公司還表示,何潤東私自參加商演、代言的酬金,應將代理費支付給當然公司,足以抵扣該筆代言酬金。
    一審法院認為,何潤東與當然公司存在委托代理關(guān)系,其從事演藝、代言活動(dòng),當然公司應按約定比例支付酬金。雖然雙方?jīng)]有明確約定付款時(shí)間,但何潤東可隨時(shí)要求履行。對于當然公司提出的何潤東單方解除合同并私自參加商演、代言,及私自收取演藝酬金問(wèn)題,不影響涉案款項支付,當然公司主張抵消,沒(méi)有事實(shí)、法律依據,法院不予支持。最終判決當然公司支付何潤東演藝、代言酬金50萬(wàn)元。
    一審宣判后,當然公司上訴,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(shí)不清、法律關(guān)系認定混亂;對涉訴款項付款時(shí)間認定錯誤;并強調何潤東應對公司承擔違約責任。
    當然公司表示,何潤東實(shí)際上是單方未經(jīng)協(xié)商就與公司解除了代理關(guān)系,屬于單方解除合同,這種行為已經(jīng)給他們造成了巨大損失。他們認為何潤東的行為是誠信問(wèn)題。此案沒(méi)有當庭宣判。